xian

吴京水仙死忠粉,开始学习剪视频┏ (^ω^)=☞↖(^ω^)↗

© xia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吴京水仙】烈日02

烈日02


    孙皓看着满目黄土,微微眯起眼睛,靠着车窗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,突然想起以前曾听别人说过的一句话,沙漠里最美的便是这轰轰烈烈的西风,他们永远不会为任何东西停留,也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西风的步伐,千万年来,只有他们始终驻守在这荒漠中,坐看人世间起起落落。


    说到底,人生也不过是这西风,任谁也无法阻挡时间的步伐,百年之后,谁还记得谁呢,不过一抷黄土罢了。


    左手上的戒指已不见,只是在手指上流出一道明显的白痕,那里的肌肤总是比别的地方白的,可现在,戒指不在了,人,也不在了。


    孙皓有些自嘲,什么时候他也会这么伤春悲秋了,一旦脱离战争,人都会变得软弱啊。


    失去的永远都要不回来,孙皓很明白这个道理。


    再见,他对着玻璃说道。这一声再见,是他给很多人最后的道别。


    平静的旅途上,三个淡定的人带上一个总是呱燥不停地司机,这画风还能不能好了?孙皓揉着耳朵,一边呲牙咧嘴的想到。


    羊倌是他们几个人里年龄最小的,话也是最多的,他坐在驾驶座上,一落座就开始说话,嚷嚷着要给凶手一个教训,听得孙皓只想扶额长叹,为什么他总是遇上话唠,为什么每次话唠都是他的队友,为什么每次话唠的英雄主义都高的过分,他上辈子欠了话唠什么啊。


    不过羊倌尽管唠叨,还是把事情说明白了,他们这次来沙漠是为了追捕一名叫做张宁的逃犯,男,职业为黑拳手,受雇在香港杀人后,和女友一起逃窜到大陆,而四人的任务就是将张宁逮捕归案,再将雇佣张宁的主谋抓获。


     孙皓撇撇嘴,为了不被人发现,还是忍住没笑,甘肃警方曾经的四大名捕就算了,但是湖南省厅的又怎么会调到这起案件中,毕竟这里和湖南可差了十万八千里,藏獒和牦牛毕竟熟悉地形,而羊倌的车技来到这里也无可厚非,那豹子呢?


     总不会是为了让羊倌当上正式警察才来出这个任务的吧,如果是这样,那么跟过来就无可厚非了,毕竟嘛,自己的孩子还是自己看着成长比较放心。孙皓想到。


     至于他自己,也是时候弄个正常人身份出来了,这对孙皓来说并不难。


     难的是他现在弄不出来啊,偏偏说谎又会被一直盯着他的豹子看出来,从刚才他上车开始,豹子的眼睛时不时的就在他身上转一圈,偏偏很快又转了回去,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弄得孙皓很是郁闷。


     其实戈壁的风景说来说去也没什么,连根草都没有的破地方,你也不能指望他有什么太好看的景色,于是孙皓就开始盯着后照镜有点出神的望起来,而他坐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驾驶座上的羊倌戴着墨镜,一路不停的说话,额头有点像啊,孙皓仔细的发呆,似乎我和他长得有点像?


     等等,不是有点像,而是很像,除了身材不太一样,个性很不一样,打扮不尽相同,但是骨骼结构等基本特征竟然都差不多。


     孙皓这次真有点惊讶了。但是良久之后,他只是挪开了视线,任由思绪奔往那片名叫麻辣隔壁的大草原上。


     世间奇人奇事何其之多,相似也只是巧合吧,而且年龄也不一样啊,明显还是我比较成熟。孙皓摸摸胡子想到。


     但不久之后,他就后悔了,而且是深深的后悔,他要是知道事情后来的发展走向,哪怕跳车,他也会走的,可惜那时候后悔也没用了。


     一辆车,一匹马,几人在这片戈壁滩上寻找着罪犯,等待将其抓捕归案。而西风不给人以面子,依旧凶猛,依旧不留情面。而太阳仍尽职尽责的发挥着它的职能,向四周挥发热量。

  

     空气中的闷热也将车里的温度升的高高的,羊倌早已将窗户打开到最大,西风携着黄土向人脸上吹来,直到向西命令羊倌关上为止,孙皓觉得自己的头发,胡子里一定都可以养花了,脱下西服外套,孙皓任命的叹了一口气,谁让他这是在屋檐下呢,俗话说得好,人在屋檐下,谁能不低头啊。


     索性羊倌并没有闹太久,很快刹车踩下去,砰地一声,孙皓没稳住差点直接撞上前面驾驶座,所幸还用手挡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羊倌叼着根烟,打开车门:“兄弟们,解决一下存货吧。”孙皓抽抽嘴角,下车了。


-tbc-

@Kisaragi_Saya,我要证明我没有骗更,我只是主更K88那篇,这篇的走向最后可能会通往一个诡异的方向,嗯就是这样。只能说这一篇会把《西风烈》的背景什么的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补充完毕吧,所以说我原本想短篇的心一下子拖成了长篇,目测要比傻白甜的《K88维护手册》长,要死啦。


我发现有一个BUG,我写的01是在沙漠上,但02又该成了戈壁,01写错了,我又不想改,在这里说明一下,故事发生在戈壁里。


求评论,每一条评论都会回复的>V<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