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ian

吴京水仙死忠粉,开始学习剪视频┏ (^ω^)=☞↖(^ω^)↗

© xia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吴京水仙】烈日03

烈日03


     放完存货后,羊倌一提裤子,就往吉普车那走,一个女孩直接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,那模样让孙皓为之一振,因为女孩竟然直接把向西给整外面去了,只留下向西一脸复杂的站在门外。


     不知为何,孙皓总有一种为羊倌点蜡的感觉。羊倌,你走好。


     而车内羊倌已经和女孩聊上了,这个女孩是正常世界里很普通的女孩,长长的头发,一脸随意的样子,提着个大行李箱,一看就是出来旅游的,没看见那还围这个大白围巾吗?


     孙皓碍于情面,没上车,但羊倌的窗户没关,他俩的聊天内容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孙皓的耳朵里。


     “累了搭个车。”女孩仰头,行李箱看都不看往后面一扔,孙皓靠在车后门那,挑挑眉,这姑娘真拿这当出租车了,一点都不带客气的,他都感觉那车震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“去哪啊?”羊倌问道,还顺便扣上了安全带。


     “敦煌。”“就你一人?”傻小伙还明知故问,要是他,他直接就把人给一路送敦煌了,说不定回来了就能直接进行婚礼了。不过看起来有希望啊,孙皓摸摸胡子。


     “这位小姐,能请你先下车吗?”倒是一路好脾气的向西说话了,说话时也是没什么气势,但就是莫名的能让你信服,这种人,孙皓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
      “哪有你们这样的男人,你见过这样的人吗?”女孩连白眼都不惜的给向西,直直冲着羊倌开炮,“几个大男人就这样把我一个女孩这样扔路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孙皓没忍住,轻笑出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呵,这位小姐,我们这是警车,而且公务在身,实在是不能搭你去敦煌。”向西还在试着和这位小姐沟通,只可惜这位小姐根本不听他的啊。


       女孩一脸埋怨的看着羊倌,脸扭到一起,“我都走了这么远了,一个人也没看见,不就因为一句玩笑话吗,至于的吗。”


       孙皓差不多明白这女孩的意思了,估摸着是女孩嘴太损,被同行的伙伴扔下了,然后走了这么远,这女孩,怎么这么冒失。他笑着想。


       但总还是有比他更冒失的人的,比如那个一踩油门直接发动汽车,让孙皓直接摔地上的羊倌,孙浩本来就是直接靠在车后门那,想着等女孩被赶下车了再上去,谁承想羊倌那死小子直接油门踩到底,直接在这里上演了一出速度与激情,可惜,孙皓是没眼福看了。


      孙皓被甩了一脸的沙尘,心情简直想来个现场诗朗诵了,实在是澎湃的不行了。


      向西这次倒是真笑了,很温和的那种笑,他拉起孙皓,一脸温和的解释道:“晓明他老是好心办坏事,等一下吧,他很快就回来了,我了解他,到时候啊,我压着他让他跟你道歉。”而旁边的藏獒冷笑一声,好像终于从没睡醒的状态中脱离出来,他双手插进袖子里,嘴一撇,一脸的气样“这小子,等他回来,让他赔我钱,汽油钱,磨损费,哦还有精神损失费。”他狠狠的说道。


      牦牛没和他们走一起,也不知道他看到这一幕会做何评想。


      向西拿出手机,啪啪啪摁了几个键,一脸焦急的站在路边,等着羊倌接电话,还时不时的往后看去,而藏獒和孙皓则一人拿根烟,站在向西对面的马路沿上,有一口没有口的吸着,烟是孙皓的,火是藏獒的,两个人一起在那里吞云吐雾。


      孙皓面朝戈壁,这里修成了公路,变没了那总是连绵不绝的土山,一片浩然的样子总让孙皓想起他以前执行任务时去的大草原,坦坦荡荡,一览无余,天高海阔,在那里,是由绿色组成的海,风一吹,草就成片的倒,大大小小的水坑就露了出来,时不时的总能看见三三两两走散的牛羊,宛如梦境,而这里的海,是由灰色的沙,黄色的土构成的,无限苍凉,无数感慨好像就在那一刻被完全抒发出来,那种感受总是让孙皓忍不住开心起来,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天性吧,不愿意安居一隅,宁愿远走四方,实现自己微小的梦想。


      孙皓慢慢地展开双臂,做出一个要跳海的动作,车停在他旁边,羊倌拉下黑色墨镜,一脸的调笑:“耗子,没想到你这么有情怀啊,居然要拥抱大地,要不要哥们我送你一程啊。”向西也走过来,咳嗽两声,就打开车门将羊倌拉下来。


      “羊倌,给孙先生道歉,还有没事给人起什么外号,怎么这么没礼貌。”向西似乎还想敲一下羊倌的脑袋,而羊倌直接被藏獒一拉,压在车门那,领子被死死揪住,藏獒叼着烟,直接就往羊倌身上打,一边打,一边说:“赔钱。你小子,快赔我油钱,磨损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孙皓还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补了一句:“别忘了还有我们三的精神损失费,你也得赔。”这一声‘耗子’他怎么也得报这个仇啊。


       “对,还有精神损失费。”藏獒左臂压着羊倌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倒是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向西这时候拿出钱,递给羊倌,羊倌手一塞,就把钱塞进藏獒手里,藏獒冷哼一声,没看那钱的数目就收下了,然后松开手,那脸上的不爽还是很明显的。而向西只是往羊倌身上打了一拳,羊倌回过头,也同样给了一拳。


       孙皓就没正行的站在一边,看着这三人闹着,直到听到藏獒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才又直起身子。


       正事快要开始了。


-tbc-

《西风烈》正片开始,恭喜各位侠客走进‘西风烈’副本,祝玩得愉快。

我这更得我自己都害怕喜闻乐见。

同志们,周末再见,全力存稿。以及我再也不敢标友情向了
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7 )